《误杀》还有没有第三部?陈思诚这么说

时间:2022-01-24 16:01:55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187 次

  1月15日,由陈思诚监制、戴墨执导,肖央、任达华、文咏珊等领衔主演的电影《误杀2》上映第30天,累计票房突破10亿元,再次印证了这个系列的票房吸金力,也令观众更加好奇,这个系列还会不会走下去?会不会有第三部?肖央在这个系列电影里饰演的父亲这么不容易,第一部保护女儿,第二部以命换子,第三部又将轮到哪个家庭成员陷入困境?关于《误杀》系列的未来猜测很多,在什么情况下才会继续拍摄第三部呢?监制陈思诚告诉新京报记者:“我觉得还是取决于能碰上的故事吧,我从来没有说要刻意去追求多大的一个系列,就像《误杀2》的来源也一样,没有说因为第一部的成功我们就要立马延续热度,去做这件事情,也是因为合作方将《迫在眉梢》的剧本呈现给我们,我们认为这个故事能够挖掘,可以发挥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创作,还是得随缘。”

  从拒绝翻拍到接受

  最重要的原因是找到创作冲动

  《误杀2》自2021年12月17日上映至今,始终保持极高的上座率。时间倒回该片上映前,面对观众拉满的期待值,加之前作成为“口碑黑马”的现实基础,各界对于新作的票房曾进行过激烈的预测,陈思诚对此相对淡定,他笑着告诉新京报记者,“我觉得一个片子,有一片子的命,经历了这么多起起伏伏,现在我的心态挺好的。”

  陈思诚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能充分掌握市场的人,尽管很多人认为他有着精准打造系列电影的经验。对普罗观众来说,2021年12月23日上映的《误杀》是观众在疫情前进影院看的最后一部电影,票房也超过10亿元,而《误杀2》的诞生环境却在“后疫情时代”,他希望观众能从电影里找到一些平凡且有力量的人性光芒。陈思诚回忆,《误杀》成功后,有特别多所谓的翻拍项目都找到他,那时他的心态,是抵触的:“我个人来讲,我是比较拒绝翻拍的,我不喜欢看,尤其有很多很经典的电影了,为什么要拿来翻拍?”

  直到后来制作方将《迫在眉梢》(2002年在美国上映)的剧本摆在他的面前,“我觉得是有一点可能去碰翻拍这件事情的,就是找到新的方向,找到一些能让你有所表达的(欲望)。《迫在眉梢》是很多年前的电影,它充满了本土色彩和阶级对抗,原片里有医患关系,父子亲情,有很多点都可以讲述。其实创作,不管是原创还是翻拍,最重要的是讲述的故事能不能打动人,有没有在故事基础上进行新的升华和表达,这甚至是衡量要不要碰翻拍、要不要做的标准。”有了这个标准,其他对陈思诚来说似乎不重要了,他找到了可以令团队有创作冲动的缘由,明白了道理,就开始搭建打造:“剧本这次做的真的挺久的,做了11个月,相当于是一种原创了,这次重写故事比《误杀》要长,改编难度比前作大得多,我的戏从来都是选好了人再进行开拍,让合适的人在合适的角色,这也是导演应该具备的一个素质。”

  因为自己的孩子有过疾病“误会”

  才有了一些走心的台词

  《误杀2》中肖央饰演的父亲林日朗,为救患有心脏疾病迫切需要手术的儿子小虫,劫持了整间医院,不同于《误杀》的高能反转,这一部更加注重于人性探讨,强化了原作的父子情感,凸显普通家庭的人物情感,尤其结尾林日朗为救儿子付出了生命,那封写给儿子的信更是深深打动观众。对此,自然也有很多讨论,比如林日朗的行为算不算是极端?普通孩子和权贵的孩子是否就真的有不一样的命运?

  陈思诚跟我们分享了一个他从未提过的真实故事,那是拍《唐人街探案2》(2021年上映)的时候,正在做后期的他曾接过一通电话:“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在北京电影学院一个摄影棚里做后期,我突然接到电话,告诉我,我的孩子可能有心脏的问题,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傻了。当时我就愣在那看着屏幕,突然心底就有一个声音,‘如果现在要我用我的余生,用我的生命换他,我换不换?’你知道像做创作的人经常会假想,但我记得那瞬间我完全不犹豫,我当然愿意换,愿意把我余生的时间全都给他,还好后来是一场误会。”说到这里,陈思诚有一些动容,他说天下父亲都会和林日朗一样,就像那句台词“一个父亲会为他的孩子做出什么?!”直到现在,当时那一瞬间的感受陈思诚依旧铭记于心,“所以像《误杀2》‘’,我真是看一次哭一次。”

  正如观众看到的,陈思诚监制的《误杀》系列,充满了对于社会话题的探讨,虽说影片是以复仇型题材呈现,却更彰显了对类型化电影的探索。《误杀2》的英文名是“Fireflies in the Sun”,直译为“太阳下的萤火虫”。陈思诚希望选择一个戏剧化的故事告诉大家,众生皆苦,但人类永远是一个共同体,每一个观众都能看到自己善的力量:“希望大家能做萤火虫一样的人,白天面临顺境可以不会怎么样,但真正面临黑夜逆境,每一个人都能绽放像萤火虫一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