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妇人》每一代人都需要重新讲述这一最美妙的姐妹行为

时间:2019-12-30 11:32:17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60 次

原创: 译言赞赏 译言
今天发生了一些奇妙的事情。不是某场运动,不是火鸡三明治,也不是歇斯底里的营销,而是姐妹情谊的重新觉醒。备受期待的最新电影版《小妇人》即将上映,由好莱坞明星格蕾塔·葛韦格执导。

在葛韦格的这部改编电影中,艾玛·沃特森饰演理智的梅格,活泼的西尔莎·罗南饰演乔,伊丽莎·斯坎伦饰演贝丝,弗洛伦斯·普饰演傲慢的艾米,劳拉·邓恩饰演原女权主义的母亲,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广受喜爱的姑妈马奇,提莫西·查拉梅扮演劳里,如果这还不够,我们还有风度翩翩的詹姆斯·诺顿饰演约翰·布鲁克,万人迷路易斯·加勒饰演巴尔教授。不过,显然在这部电影里,男人并不重要。
姐妹之情就是这样:有起有落,有联系有抱怨。前一分钟你还在抱怨着你的姐妹们,下一分钟她在薄冰上摔倒了,你却还能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正如预告片所宣称的,这部影片——以及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受推崇的1868年畅销书——重点是“梅格、艾米、贝丝和乔的姐妹情谊”。

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每一位读者都想成为书中的乔,我自己的姐妹维多利亚和弗洛伦斯非常认同她,我8岁时在祖父的书架上发现了这本书,尽管我离书中的故事差了100年隔了大西洋,但我还是被《小妇人》中的姐妹情谊感动到了,书中的情感也很适合我的兄弟姐妹之间,维多利亚比我小15个月,弗洛伦斯小我7岁,我们还有两个兄弟。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主导潮流的都是女孩子——一堆梳子、围巾和开始流行的凉鞋。
我是个爱吵闹、不善社交的人,总是叛逆,总是发脾气。我的姐妹维多利亚更像梅格:受欢迎,长得漂亮,安静自持。但这并不是说她不会惹人讨厌,当我的父母把她从妇产医院带回家的时候,她脸上不知怎么地出现了一道很大的抓痕,这是他们把她放在我旁边时没有出现的,她说她的第一个记忆是我痛苦地掐着她的喉咙。

一开始,弗洛伦斯看起来像温柔的贝丝,我们在思想上有着温柔的纽带。后来,在我二十多岁,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她忽然变成了艾米,我们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相似的我们变得疏远了。
奥尔科特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她写下了精彩的姐妹情谊:姐妹间的团结互助、共同的困境。她懂得姐妹之间的嫉妒,因为你的姐妹在基因和性别上与你最接近,然后当某个根本配不上姐妹的男人出现时,你会觉得非常反胃,产生吞噬一切的恐慌——看,乔·马奇为她姐姐梅格的男友约翰·布鲁克而烦恼。这些时刻是我们年轻女性最大的创伤,我为她们可怕的男朋友担心得睡不着觉,她们也为我的男朋友担心。

一个没有姐妹的四十多岁的人告诉我:“在阅读《小妇人》之前,我对自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感到相当得意。之后,我感到很失落,没有姐妹,我怎么能定义自己呢?”这是真的:因为维多利亚很艺术,我也变得有点书呆子气,我生气的时候她也生气,而弗洛伦斯的出现却让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少女。
奥尔科特把自己重新塑造成乔,也没去纠正那些这样称呼她的读者。起初,她根本不愿意写关于女孩的故事,她认为:“我不能写一个女孩的故事,因为除了我自己的姐妹,我对其他任何人都知之甚少,而且我总是更喜欢男孩。”她的出版商坚称,这本书对世人来说是幸运的。

这本书一经出版,就立即获得了评论界和商业上的成功。因此,一年后的1869年,同样以女性为主题的《傲骨贤妻》出版了,但却不太可能得到任何21世纪女性的青睐。人们无法想象葛韦格会在她的电影中有更加深刻的理解,因为马奇姐妹比社会赋予她们的性别角色要多得多:她们是有职业的个体,而不是被动的傻瓜。她们会挣钱受人尊敬,并学会如何在自己的私生活中寻求满足。
乔对这个把美貌置于头脑之上的世界感到愤怒,梅格是一个渴望家庭生活的女人,世俗的艾米学会了不通过婚姻来施展自己的野心,并得到了真爱和社会地位的回报,她们最终可能会安定下来,但传统的婚姻决不是她们的目标。的确,奥尔科特自己从来没有屈服于这种状态,这是一个女性解放的信息,将在2019年继续与我们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