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600年,朕亦甚想你

时间:2020-03-22 10:25:08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53 次

今年,是故宫建成600周年。

为了庆祝这个特别的年份,各种展览、讲座、综艺节目、联名产品层出不穷,说今年是“故宫年”,一点都不夸张。事实上,故宫也一直都是中国最负盛名的文化名片,全球每年有一千多万人来这里参观。

在很多人眼里,故宫是中华帝国最后的荣光,走在故宫的红墙碧瓦下,好像真的穿越到了过去,历史与现实交织在这座古老的宫殿里。

故宫的底蕴这么深厚、内涵这么丰富,站在不同的立场、基于不同的角度,都可以解读出不同的东西。

看理想最新节目《国之重宝:北京故宫600年》,带你从权力与美学的视角,重新发现故宫。

‍讲述:王浩

来自看理想节目 《国之重宝:北京故宫600年》

1.

“一元化”的故宫

今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以自己感兴趣的方式,重新关注自身的文化与传统。

比起枯燥的历史课本,传统文化中的艺术元素往往更容易被激活,并融入当代人的生活;而故宫,不仅是明清两代的皇家宫殿,更蕴藏了最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是视觉艺术资源的基因库。这里收藏着中国历朝历代最精华的文物和艺术品,在全球范围内绝无仅有。

和世界其他知名博物馆相比,故宫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它基本上只收藏中国的文物,具有明显的“一元化”特征。 这与我们通常说的“世界四大博物馆”,也就是法国的卢浮宫、英国的大英博物馆、美国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俄罗斯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定位大不相同。

从博物馆性质上看,故宫博物院和这四大博物馆都属于综合性博物馆,但在这四大博物馆前面通常要加上一个前缀,就是“世界级”,什么意思?

简单说,就是它们的收藏涵盖了世界各大文明的各种类型的文物,具有明显的“多元性”特点。不管是古埃及、古希腊的,还是非洲、澳洲土著的,也不管是艺术精品,还是生活用品,统统拿来,我都要。在这背后,其实隐藏着一层“帝国逻辑”。

以大英博物馆为例,初建时只有大概7万件藏品,但随着“日不落帝国”的扩张,它的藏品数量迅速上升,一直到今天的800多万件,其中不少珍品都来自掠夺,比如,最著名也是最具争议的古希腊帕特农神庙浮雕。另外三家的崛起,同样也离不开它们背后不断扩张的世界性大帝国。

上图为古希腊帕特农神庙遗存,下图为大英博物馆的帕特农神庙展厅。帕特农神庙是为雅典城邦守护神雅典娜而建的祭殿,几遭破坏,现仅留有一座石柱林立的外壳。19世纪初,英国驻君士坦丁堡的大使额尔金,把表现雅典娜勋业的巨型大理石浮雕群像运走,这批稀世之珍有些在锯凿过程中破碎损毁,有些因航海遇难而沉入海底,幸存的陈列在英、法等国的博物馆里。

在不断扩充收藏的同时,这些世界级博物馆也在重新定义着被收藏者,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非洲、拉丁美洲的历史,其实完全是由西方人书写的。在某种意义上,文物是文明的载体,失去了文物,也就丧失了文化自主性。

这让我想起1933年故宫文物南迁时,民国政府发表的一段声明,它是这么写的:“故宫文物是数千年来的文化结晶,不能减少也不可能增加。倘若国家灭亡,国家仍有希望再次复兴,但是文化灭亡,将无再度恢复的可能。”

从这个声明中我们可以看到故宫的意义——这里保存着古代中国最精华的文物,它们构成了一部可见的中国文化史,有它们在,我们就有底气定义我们自己。

这种强烈的文化自觉意识,正是故宫收藏的底层逻辑。

在中国,古代王权很早就意识到文物的文化价值,至少在汉代就有了正规的皇家收藏机构,隋唐以后的宫廷收藏制度进一步完善,逐渐形成了外有民间搜集、内有专业保存并针对真迹进行临摹复制的鉴藏系统。

此后,历朝历代统治者不仅延续了这一传统,而且将前朝的收藏视为必须占有的文化资源,文物继承者也就是政统继承者。

最能代表这种意识的帝王就是乾隆皇帝,我们知道他特别喜欢盖章,为什么盖章呢?就是要证明这是他的藏品。

清朝是少数民族打下的天下,作为异族统治者,乾隆皇帝深知文物收藏与权力正统的关系,所以他比任何汉族皇帝都更加致力于文物的搜集和整理,而正是他的收藏建构了现在故宫藏品规模的雏形。

《快雪时晴帖》局部。传为东晋王羲之创作的《快雪时晴帖》为乾隆皇帝所钟爱,前后题字70多次,盖章100多处。

2.

为什么说今天的故宫更值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