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城 区块链疑为“蹭热度”

时间:2019-12-30 02:57:23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156 次

原标题:文化长城 区块链疑为“蹭热度” 来源:商学院杂志

因受政策利好影响,区块链行业迎来一股热潮,相关概念股股价增长迅猛,这其中也包括了文化长城。但因其“区块链” 技术成色不足,被认为“蹭热度”。

文:沈思涵 石丹

ID:BMR2004

顶着“区块链概念股”的名号,文化长城(300089.SZ)却陷入退市危机。

2019年12月20日,文化长城再次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从2019年8月算起,文化长城已经对外发布至少15次以上关于公司可能被暂停上市的公告。

文化长城近况并不寻常,这在其股价上便可见一斑。自10月24日,区块链行业释放政策利好信号后,文化长城连续七天的股价大涨,从3.35元一路上涨至最高6.54元,涨幅高达95.2%。

但好景不长,就在11月4日,文化长城又突然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消息传出,文化长城股价应声而跌,在此后的4个交易日内出现3次跌停,股价犹如“过山车”般起伏不定。这一切的异常均说明了文化长城的内部经营存在严重问题。事实上,从文化长城近年来的跨界和转型动作来看,似乎并没有让其得到业内的认可。

跨界扩张教育业务

文化长城成立于1996年,原是一家主营陶瓷产品制造与销售的企业。但由于陶瓷相关产业的进入门槛较低,行业竞争逐年加剧,文化长城开始考虑扩张业务。

2015年,文化长城的净利润已经从上市时的3267.9万元下跌至1239万元。为了改变这一局面,文化长城决定进行外延式调整的发展战略,并将公司名称从原来的长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更改为文化长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然而,文化长城的业务调整出乎意料,其并未选择向产业链纵向扩张,而是以股权收购的形式,从陶瓷业向教育产业跨界布局,形成“陶瓷+教育”双主业的战略发展模式。

对于这一布局,《商学院》记者向文化长城发去采访函了解详情,但对方未予回复。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一般企业出现跨界扩张,均是在主业出现低迷,同时在其他行业看到增长机会,其在做出充分预估后才选择进入。但如果对新领域认识不充分,也容易出现反受其累的效果。”

就在文化长城做出跨界决定后,其在之后数年内逐步扩充教育版图。

2016年8月,文化长城以3.5亿元股份及2.3亿元现金的方式,完成了对广东联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股权的收购;同年10月,文化长城以3亿元收购智游臻龙100%股权。进入2017年,文化长城又以15.75亿元的高价成功收购翡翠教育,成为2017年教育行业最大的一笔并购。

数笔收购之后,文化长城已经基本完成全国化教育产业布局,其业绩大涨,一度成为国内较为领先的职业教育A股上市公司。

2019年4月,文化长城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文化长城2018年实现营收11.74亿,同比增长117.31%;实现净利2.05亿,同比增长178.85%。在这其中,仅是翡翠教育的收入和净利润就分别达到5.4亿元和1.4亿元,分别占文化长城同期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45.72%和63.24%,教育一举取代陶瓷业务,成了文化长城的业务核心。

失去子公司“控制权”

就在文化长城2018年年报公布的同时,其审计机构对年报却给出“无法表示意见”的报告。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一旦审计机构连续两年对年度报告无法表示意见,上市公司将会面临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审计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认为,翡翠教育对文化长城财务报表的重要性以及审计范围受限,事务所无法判断相关事项对财务报表的影响。此事也引来了深交所发函关注。到了6月18日,文化长城针对深交所问询函做出了回复。文化长城提到,公司总部对翡翠教育已经丧失“控制权”,翡翠教育不仅拒绝提供重要财报资料,阻挠文化长城派驻财务总监正常履职,而且翡翠教育还私自与第三方进行大额的资金往来。

此举揭开了文化长城业绩增长背后存在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翡翠教育自2018年4月并表至今,文化长城承诺支付的7.53亿元现金对价,仍有6.3亿元尚未支付。矛盾揭开之后,文化长城表示,将对2018年年报重新审计,剥离翡翠教育部分。到2019年10月30日,文化长城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文化长城营收达到1.28亿元,同比下降65.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834.86万元,同比下降89.97%。

另外,从年初至报告期末,文化长城营收为2.79亿元,同比下降63.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298.63万元,同比下降109.5%。对于这份大幅退步的业绩报告,文化长城指出,因翡翠教育失去控制,2019年半年报及第三季度报告并未合并翡翠教育。直至目前,文化长城与子公司翡翠教育之间的争夺还在继续,公司一直试图剥离翡翠教育的相关资产,并要求翡翠教育返还已经支付的现金和股份。

区块链技术“成色不足”

受近期政策利好影响,区块链行业迎来一股热潮,相关概念股股价增长迅猛,这其中也包括了文化长城。

2019年10月24日至31日期间,文化长城连拉6个涨停板,股价从3.35元一路上涨至最高6.54元,涨幅高达95.2%,但这种不太寻常的增速也引来了外界关注。10月28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的文化长城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被要求说明公司业务与区块链技术的关系。

两天后,文化长城便发布公告,对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作出回复。其表示公司有6项软件著作权的名称或说明中涉及区块链,其中2项为智游臻龙及其子公司开发,4项为翡翠教育及其子公司开发。然而据了解,智游臻龙及其子公司开发的上述2项软件涉及区块链技术,目前正在部署调试中,尚未投入应用,未产生营业收入。至于翡翠教育及子公司开发的区块链技术,也因为目前文化长城已经失去翡翠教育“控制权”,无法进一步得知其区块链产生多少应用价值,因此文化长城的“区块链”技术也被认为成色不足。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此向《商学院》记者表示,文化长城的这一现象无疑就是“蹭区块链热度”。他指出,“区块链行业在国内仍处于发展初期,在布局区块链技术方面,大多上市公司都处于探索起步阶段,均未产生营业收入。但是有些区块链概念股为了蹭热度、抬升股价,仍然给自己贴上标签,这存在着很大的市场炒作风险。”

就在11月4日,文化长城股价达到半年高点时,其又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宣布立案调查。在此之后,文化长城在4个交易日内出现3次跌停,股价犹如“过山车”般起伏不定。质疑声不绝于耳,文化长城也不得不另寻他路。12月6日,文化长城宣布与华控高科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文化教育领域开展重资产与轻资产结合的经营模式的探索。

不过,文化长城究竟能否借助这次合作“翻身”仍未能下定结论。在接连出现子公司争夺战、区块链成色质疑等影响之下,文化长城内部隐患众多。想要挽回颓势,文化长城要做的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