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成了“最尬的我们”

时间:2019-12-30 13:11:16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133 次

这个端午档,影市不太平静。

先是“X战警”系列“晚节不保”,《X战警:黑凤凰》豆瓣评分仅有6.0,创下系列评分最低;

后是《最好的我们》爆出“幽灵场”事件,上映次日,全国至少有944个场次上座率100%,且多分布在晚22:50至次日10:00之间。

同在这一档期的另一部电影《追龙II》的导演王晶在微博上转发相关评论文章,直接质疑“电影圈还需要这样脏吗”,还呼吁有关部门予以重视:

随后,《最好的我们》片方火速回应,发出严正声明:“我们绝不会恶意抹黑他人作品,也绝不姑息他人对我们的恶意抹黑。欢迎行业关注和监督”。

截至发稿前,《最好的我们》票房已经突破2亿,并跃居昨日的票房冠军,超过《追龙2》的票房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尽管如此,该片的口碑却相当一般,豆瓣评分只有5.8。

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这部《最好的我们》。

01

影片改编自八月长安的同名小说,讲述学霸余淮(陈飞宇饰)和差生耿耿(何蓝逗饰)相识于高中,成为同桌并相恋。他们约定考入同一所城市,然而余淮却在考试成绩放榜的时候消失,从此杳无音讯。

七年之后,物是人非,当初的朋友重新相聚,却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而耿耿也知悉了余淮在“消失”的时候所经历的一切。七年之后再见的他们,经历了年少时期的懵懂,也坦然面对他们的未来。

尽管横跨两个时空,但导演选择打乱时空顺序,并从耿耿的角度来回望整个故事,2008年-2011年的高中时光与片中的现在(2018年)的生活不时穿插,试图营造物是人非之感。

为了展现两个时空的不同,片方在服化道上做了区分,尤其在青春期的部分,还特意用大光圈、逆光以及各种明亮的色调来突出高中时光的珍贵;现代的场景部分,色调则冷淡了许多,意在折射成人世界的冰冷与复杂。

然而,光是这样就足够了吗?

02

虽然片方努力从使用的手机等道具上追求年代感,但2008年和2018年的变化确实还无法撑起沉甸甸的“怀旧”感,时代的变化确实体现得不够深刻。

在高中的戏份中,影片其实并没有完整地交代耿耿和余淮感情的发展历程——两人仅仅因为两个人名字的巧合,开学第一天便一定要坐到一起。

此外,两个人谈恋爱的过程也顺遂到不可思议。片中汪苏泷饰演的“怪胎”大雨中求爱林展颜,遭到来自校方的压力,但到了耿耿和余淮这儿,丝毫不见学校方面的阻拦。

而片中两人关系发展的最大的困难便是来自余淮的母亲——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差生同桌,为此二人还出现争执。

然而在双方淋了一场大雨、争执一场之后,他们的关系快速恢复如初,原来该怎么做同桌就继续怎么做同桌,母亲对此会做出如何反应也完全被舍弃。

更要命的是,片方给饰演余淮母亲的惠英红使用了配音,尽管惠英红场次并不多,但眼神、肢体表达非常到位,但奈何配音实在是太出戏,就算是老戏骨也无可奈何。

在剧版之中,对于耿耿、余淮的家庭都有非常细致的描绘,尤其是对耿耿的重组家庭的介绍,而影版则将耿耿家庭的信息一笔带过,仅在家长会、文理分科的时候有短暂的镜头。

家庭对耿耿和余淮后来人生道路的选择也有关,这不仅仅是指家中的变故,更是家庭环境给二人精神世界的影响。例如耿耿父母尽管离异,但是她所获得的爱却未减分毫,这也是她永远保持乐观心态的原因。这些潜移默化的因素同样也是影响二人行为逻辑、帮助我们理解剧情的存在,可惜在影版里都没有得到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