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京东、可口可乐、娃哈哈要抢着做微商?

时间:2020-09-15 19:51:05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95 次

  周末买水果的时候,风清注意到一件有意思的事。

  葡萄19.9元/斤,一串25元左右。但是超市门口树了张牌子——“团购价:40元/箱”。

  一箱3串,一串只需13元,差不多相当于半价优惠。

  这成功引起了一位阿姨的注意。看她在犹豫,风清上前一问,原来是担心买一箱吃不完。这时候另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也加入了闲聊。

  两分钟过后,我们三人现场“团购”了一箱葡萄。不得不说,这价格真香!

  诶,这不就是拼多多的群友拼团吗?

  万万没想到,风清一向对微信群里七大姑八大姨的拼团活动不屑一顾,如今在寸土寸金的深圳,居然和陌生人现场搞起了拼团?

  这事就离谱!

  那么整件事不离谱的地方是什么?

  从某种程度来说,“价格敏感型用户”可能是句废话,因为世间99.99%的人购物都是要看价格的。无论是买香奈儿还是买白菜,没人不想便宜点。

  依靠这条准则,风清对很多人看不上的商业模式有了新的理解——比如微商,或者说社交电商。

  今年4月,主打社群分享的“芬香电商”登陆央视,背后的主要合作伙伴是京东。

  5月和6月,可口可乐和百事先后推出新饮品,巧合的是,这两款产品都在分销渠道上架。

  这不禁让人想起一句话,“曾经鄙视微商的,2020年都活成了微商。”

  至于个中缘由,我相信疫情只是外在推力,更核心的动力,一定在于这些巨头看到了常人没注意的趋势。

  拨开层层表象,风清想搞清楚这些巨头到底看到了什么。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先搞清楚两件事:第一,微商为什么会被人鄙视?第二,真的有那么多人鄙视微商吗?

  社交电商“污名化”关键词

  微商、拉人头、割韭菜

  提起微商,很多人都会眉头一皱,然后给它贴上一个标签,“好low”。

  我们总结下来,发现微商的“low”,其实主要来源于三个现象。

  首先是浮夸的营销方式。

  最知名的例子莫过于微商女王喜提豪车、房产甚至“和谐号”。更让人厌烦的,则是朋友圈无孔不入的轰炸式营销文案。

  其次是收智商税的产品。

  当航母、火箭都能成为营销素材的时候,微商售卖的产品却无处不透露出一种三无产品的廉价感。

  不仅如此,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产品,微商却要将其包装为“纳米内衣”、“石墨烯面膜”,从而卖出上千元的价格。

  这种拙劣的收智商税方式,让稍微学过物理的网友感到啼笑皆非。

  更深一层的反感,是因为微商喜欢搞“传销式”的拉人头。

  2017年,某社交电商平台就因涉嫌传销,被杭州市场监管局罚款近千万。

  你看快手,就因为沾上一个“土”字,无数三环内人群就以“坚决不使用快手为荣”。

  而微商不仅土,而且还土而不自知,再加上虚假宣传、涉嫌传销等罪名,这也就难怪很多人都会对它敬而远之。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三点内容,其实都是站在三环内人群视角得出的结论。需要反思的是,三环内才多少人?

  不知道你有没有坐过从北京到成都,或从广州到拉萨的火车。两天一夜时间,穿越大半个中国,你会发现,高楼林立、灯火繁华的城市是多么的渺小,县城和农村才是中国的大多数。

  傲慢和偏见最容易蒙蔽我们的双眼,冷冰冰的数据则能揭露一些事实——

  中国互联网协会《2019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社交电商从业者将近5000万人。

  这是什么概念?

  做个对比:知乎2017年的高峰日活跃用户数不过3000万,B站今年的日活刚突破5100万,快手是2亿,抖音为4亿。

  互联网世界前所未有的开放,但也前所未有的割裂。虽然大家随时随地都在玩手机,但不同App之间的鸿沟,却绝对不止手机屏幕上的那0.5厘米。

  比如很多知乎用户从来不会用快手,很多B站用户也绝对不会去做微商。

  更值得留意的是,目前掌握媒体话语权的这波人,通常至少是大专学历。这群人在中国8.5亿网民当中,占比不过20%。

  但就是这位于三环内的20%,在主导着我们的互联网舆论环境。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网不鄙视微商都难。

  做微商的,由此成了沉默的大多数。

  时间进入2020年,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

  以前,很多人说,“有那时间去拼团杀价,不如花点时间去学习,提高赚钱能力”,“钱是赚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

  但是如今,越来越多的三环内人群也逐渐意识到,原来“赚钱不易,能省则省”才是生存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