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蜜斯的奇幻城堡》:黑山谷,白水晶减肥营养餐食谱

时间:2019-06-11 17:13:50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140 次

  □ 王文珏

  【关键词】12月2日内地上映  鬼才导演蒂姆·波顿新作  “老庄一派”的超才能拥有者

  在没有了哈利·波特,也没有了《X战警》变种人的初冬,“奇幻”“超能”这种故事还能怎么讲呢?
  实际上,不论怎么讲,大都离不开两种——拥有超才能者成为英雄,拯救自我或者天下;反之成为野心家、破坏者,性格命运走向阴霾桀逆。比如金庸古龙的小说人物,练剑练拳到极致,免不了想当武林牛耳,或者铲恶锄奸,做大英雄。“超能者”,概莫能外,因为“超能”这个货色罕见且必须有用、体现价值,不能白白超能一回。
  然而有的导演不这么想。比喻鬼才蒂姆·波顿。他用本人惯用的暗黑美学,讲述了一段无用的,超才能者的散漫奇思。
  雅各布与爷爷相依为命,每夜的睡前故事里,有种种奇怪的小孩儿:手握火苗的姑娘,心意相通的双胞胎,力大异常的野丫头……他们住在佩蜜斯的城堡,与世无争。爷爷不测去世,雅各布在寻梦的尽头发觉,一切竟然是真的!所有孩子们被收留在一个封锁的韶光圈里,1943年的某日,他们“死于”纳粹轰炸,而佩蜜斯对于时间的“再度编程”,可以让孩子们始终活在毫秒不差的24小时里。他们避居于此,也为了逃避另一批时间逃逸者的屠杀……
  1943年的湛蓝的天空之下,砖红色的古城堡巍峨入云,美得布满幻意。一群惨白的孩子和少年,在黑衣女巫般的佩蜜斯带领下,日复一日,活在封锁的时间里。他们每一个都那么羸弱清灵,像少年又像白叟,愚钝又懦弱,多思却不复求谜底。他们虽然拥有超才能,却无非是类似于“嘴长在后脑勺”、“没有重量像氢气球一样”、“能变成鸟”、“能投影本人的梦境”……之类。八怪七喇的才能,是一个儿童的调皮梦,却绝非征服或解救天下的高端异禀。
  有超能之力,却无超能之野心和实践,就是那么一无所有,又空无一物的超能着,孤独而美好。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被锁入韶光,只会用那些超才能救一救松鼠,或者仅为吓你一跳。佩蜜斯城堡里的超能“患者”,无非是淡淡落落,山中花开了又谢。儿童和少年的身上,有那么一种柔嫩又忧伤的天真淘气,又搀杂着远遁的孤闭。
  影戏传送出的一切,故事、感情、气氛……幽冥郁郁,含着成人回望的伤心,又有肆无忌惮的童真幻象。我怪故我在,我在,却不为任何意义。如世间一切的美学,美的第一流别,大约百无一用。这种一无所有,一无所知,一无所用,正是导演波顿最入神的地方。这是中国老庄派的超能拥有者,一切只肯淡漠却诗意的回味。
  看蒂姆·波顿的电影,总要提到他奇特的哥特风黑暗。阴森并非为了恐怖,而是一种独有的黑冥,带着些许黑风趣情怀。片中的海岸线迷雾重重,天光水影随风明灭,恍恍惚惚,是幻梦和现世的交界。佩蜜斯的古堡里,一瞬间绿草如茵,宇宙蔚蓝,一瞬间寒气森凉,烛火摇荡。孩子们像赤裸的灵魂,又像活着的幽灵,是一片片黑山谷里的白水晶。波顿的美学表白,自身也是一种异于常人的天下,从奇特的入口,送你去往奇特的出口。
  影片中,从时间圈里带到“现世”的玫瑰,瞬间成灰。孩子们要是从时间圈出来,从1943年困住的24小时里来到现在,他们也会像玫瑰一样,瞬间蒙受巨大的时间叠加,灰飞烟灭。这是另一味月光宝盒的奇幻。是在日复一日的24小时里长生?还是随着韶光向前走,最终播种一切也在韶光的尽头掉去一切?在奇幻的背地,人类亘古的梦想与疑问始终纠结。雅各布,会怎么选择呢?替祖父回到谁人封锁的时间圈,完成未尽的爱恋,还是在俗世里好好地活,慢慢地老——你拥有了变老,才气拥有韶光,这竟然就是拥有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