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毒人”许侃澜:“毒战”15年

时间:2019-09-21 15:53:37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51 次

  中新网重庆新闻7月26日电 (通讯员 王远程)“情况有变,他们进修车厂了!”“下车了、下车了,应该是车子坏了!”“立即实施抓捕!”2015年的一个闷热夏日,在云南大理的一处毫不起眼的加油站,一场跨省追捕毒贩行动正在上演。千钧一发之际,重庆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许侃澜和同事们根据形势迅速做出决定,趁毒贩下车立即实施抓捕。随后,他们从运毒车辆的座位垫子下搜出海洛因八公斤,同时还有两把自制手枪和一百多发子弹。

  若情势判断稍有误,后果不堪设想!而这只是许侃澜从事缉毒工作15年来破获的涉毒案件之一。据悉,仅去年一年他就牵头破获涉毒案件437起,今年已破获涉毒案件280起,其中大中型案件5起。

  新奇:缉毒工作看似容易,背后却暗藏“玄机”

  许侃澜1999年参加工作,起初在110做接处警,由于对侦查工作有着极大的兴趣,2004年他调入了禁毒支队。上岗第一天,他穿着便服和警用皮鞋、系着警用腰带,精神抖擞地来到支队报到。

  “小许啊,你来到禁毒支队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警察元素。”时任禁毒支队的支队长陈云建看着许侃澜言辞恳切地说。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许侃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缉毒民警需要主动接触涉毒人员,找寻办案线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以免给工作带来不便,同时也是保护自己的安全。”

  工作中,许侃澜被安排与一位老民警学习,同时也是搭档。第二天,这位老民警就叫上他一起出去。“我们去哪里抓人?”紧张的许侃澜追问。但对方没有回答,两人开着车在街上转圈。到了西支路附近后,老民警说:“前面那两个人就是吸毒人员,我们去抓上来。”来不及细问,两人迅速下车将涉毒人员控制住,并带回局里审讯后得知,他们果然是吸毒人员。

  “当时我觉得也太神奇了吧,转两圈就可以抓人,缉毒也太容易了!”但事后,许侃澜向老民警请教后才得知,原来他早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和周密的部署,抓捕前其实就已掌握了这两人涉毒的事实,加上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对他们的外在特征进行分析后这才实施了抓捕。

  许侃澜这才明白,缉毒工作并非那么轻松和容易,甚至很危险、很复杂。这一点,许侃澜在之后多年的工作之中,深有体会。

  惊险:公路上抓捕毒贩差点被卷入车底

  一次,许侃澜接获线索,有毒贩要在杨家坪附近进行交易。他和同事立即赶往现场准备在其贩毒实施抓捕。但贩毒者十分狡猾,他开车到达交易地点后并未下车,仍坐在驾驶座位上,将毒品递给了购买人员并收钱后就驱车离开,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

  早已埋伏在侧的许侃澜和同事们来不及多想,立即开车紧随其后,准备等贩毒者下车后立即实施抓捕。但车辆行至陈庹大桥附近时,遇上了堵车。经过一番商量候,许侃澜和同事们决定立即对毒贩实施抓捕。

  下车后,他跑到贩毒车辆的驾驶室一侧敲车窗。说时迟、那时快,高度警觉的贩毒者突然猛打方向盘,转向两个车道中间狭窄的缝隙,一路上擦挂着周边车辆行驶。而毒贩的这一行为,让站在车子旁边的许侃澜险些被拖入车底,至今想来都直呼庆幸。

  面对这样的亡命之徒,许侃澜担心继续抓捕可能会导致毒贩做出更加过激的举动,影响到周边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只得暂时放弃抓捕,事后又经过一定时间的跟踪和周密部署后,最终将其抓获。

  但并不是每一次执行任务,都能免于遇险。今年5月,支队民警在缉毒的过程中被一名携带艾滋病病毒的涉毒人员咬伤,目前接受治疗20多天后已主动返回工作岗位。作为副支队长,许侃澜满是对战友的歉疚和敬意:“我们立刻带这位同志吃了艾滋病阻断药,但是这个药的副作用特别大,会让人头晕想吐而且伤肝伤肾。”

  坚守:加班加点缉毒,舍小家为大家

  采访间隙,许侃澜接了好几个电话,都和最近在办的涉毒案子有关。期间,还有一名禁毒民警满眼血丝的走进办公室,猛地喝完一口水后,又立即用毛巾擦拭脸上的汗水,之后又急匆匆地离开了办公室。

  “缉毒警察的生活,总是黑白颠倒,异常忙碌。”许侃澜说,因为涉毒人员大多是晚上活动,白天睡觉,而民警们又要主动跟他们接触以获得线索,所以大家的作息时间基本上都是和他们同步的。此外,普通的涉毒人员抓捕回来后还要进行审讯、尿检,至少也需要七八个小时,再长一点的需要十几个小时。对一些大型案件来说,办案时间更是要以年月来计算了。因此,对缉毒民警来说,加班更是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