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上海市民生活记忆·如歌|四十年音乐记忆

时间:2019-04-05 12:20:08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130 次

用歌声承载记忆,让经典带来启迪。作为“1978-2018:上海市民的生活记忆”展览的一个部分,我们有幸受邀举办这场“1978-2018岁月如歌”演唱会。一个时代的流行音乐是人们生活记忆中更为亲切和难忘的部分,这些音乐融入了我们的潜意识,塑造了我们对美的感知,甚至影响着我们的集体人格。
在演唱会上,我们精选了10首改革开放四十年中的流行金曲,重新进行编排,呈现给大家。一些关于时代和音乐的故事,能帮助大家更好地通过音乐回味那个流金岁月。
我们选择的第一首歌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我只在乎你》。在改革开放初期,邓丽君的歌声伴随着被翻录过数遍的卡带传到了大陆,告诉人们音乐可以这样温柔治愈,爱情原来如此令人神往。她的歌声抚平了人们内心的疲惫与伤痕,告诉人们人和人之间可以不是只有冰冷的防备和隔膜,还可以有这样直指人心的温柔。
在改革开放初期那一段特殊岁月里,邓丽君的歌曲虽然存在着巨大的争议,但她实际上成为了大陆流行音乐的启蒙者,流行歌曲又成为了思想解放的重要载体。有中国老百姓说起改革开放,便调侃说“老邓和小邓一样功不可没”——老邓是邓小平,小邓就是邓丽君。

2018上海市民生活记忆·如歌|四十年音乐记忆

《我只在乎你》(主唱:吴曦煜,小提琴:陈曦,吉他:肖凯文、胡卉汶,手鼓:李庆泉)
第二首歌讲述的,是那个时代大陆歌手通过音乐冲破思想禁锢的故事。这首歌叫做《乡恋》,演唱者是著名歌唱家李谷一。她被称为“新中国通俗唱法第一人”,她的另一首代表作品《难忘今宵》作为历年春晚的片尾曲陪伴了几代人。在1983年的第一届春晚,李谷一老师一个人唱了9首歌,最后一首就是《乡恋》。经历过那个时代前辈都知道,这首歌的意义非比寻常。
这首歌是1979年中央电视台拍摄的风光片《三峡传说》的插曲。当时一经播出,马上就得到了观众的喜爱,成为了人们排队买东西的时候都会哼唱的歌。但是这首歌在一些人的眼中却成了批判的对象。《中国青年报》记者马立诚在《交锋》一书中记录了关于李谷一和《乡恋》的争议。当时就有官员点名批评李谷一“现在大陆有个‘李丽君’”,有报纸称这首歌是“毫无价值的模仿品”,“嗲声嗲气,矫揉造作”,媒体对李谷一和《乡恋》的围剿可谓“杀气腾腾”。李谷一由“歌坛新秀”变成了“黄色歌女”,成了“腐蚀青年人的罪人”,《乡恋》一度成为“禁歌”。也有人为《乡恋》说公道话,《让我们荡起双桨》的词作者乔羽说:“《乡恋》这首歌曲的争论,实际是文艺战线‘凡是派’和改革派的争论。”李谷一最大的支持来自观众的喜爱。当时她收到了一千多封听众来信,都是支持她的声音。她到全国各地去演出,观众只要一看到李谷一马上就喊“《乡恋》!《乡恋》!”
《乡恋》的解禁一直等到1983年第一届春晚。当时的春晚设立了4部观众点播的电话,算是很时髦了。从晚会一开始,就有观众点《乡恋》,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很为难,在春晚上唱禁歌,是要影响政治生命的大事啊。导演就让工作人员拿着观众的点歌单去给坐镇现场的广播电视部吴冷西部长看。吴冷西看到《乡恋》,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工作人员又端来一盘,还是《乡恋》,连续来了五六盘。吴冷西坐不住了,在后台走来走去,做思想斗争。导演一看,领导犹豫了,赶紧趁机吹风说:“电视点播,点了不播,这不是欺骗群众吗?”吴冷西一跺脚,说:“黄一鹤,播!”
可是禁了好几年,现场没有伴奏带,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现场的技术员家里有。伴奏带取回来的时候,李谷一已经唱了8首歌了。这时候,她突然听到主持人姜昆拿着点歌单说观众点播了《乡恋》,现场马上响起了叫好声。李谷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就一个念头:“解禁了!”
这就是文艺作品在那个年代解放思想的大潮中发挥的作用。

2018上海市民生活记忆·如歌|四十年音乐记忆

《乡恋》(主唱:周紫薇,吉他:罗浩、汤景韬, 键盘:王越)
1985年,北京歌舞团的小号演员崔建由于经常混迹于地下摇滚圈被领导约谈。“你们要么在团里老老实实干,要么退团。”“你们搞这种音乐,要干什么?”
当时的崔健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屌丝”,离了每月40块的工资无法生存,可以说真的是“一无所有”。但他显然很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么。当时的地下音乐界有不少人在玩摇滚,但大多都是翻唱外国歌星的歌曲,崔健则一门心思搞原创。他还抽空去中央音乐学院旁听音乐理论,坚持自学似乎没有什么用处的英语。
1986年5月9号,崔健终于获得了冒头的机会。幸得东方歌舞团王昆团长点头,他在“百名歌星演唱会”上演唱了传世名作《一无所有》。据当时崔健的键盘手梁和平回忆,当崔健唱出第一句“我曾经问个不休”时,他骤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正是凭借这首歌,崔健让自己从一场演唱会的配角,变成了一个时代的主角。那天崔健说了一句话:“我恨不得管王昆叫妈妈。”可以想见当时的摇滚青年被压抑的太久了,中国的听众对这种音乐的渴望也太久了。
从那天起,《一无所有》开始在社会上以野火之势蔓延,当时对未来满怀期望但其实一无所有的年轻人的心声被喊出来了。崔健红了,摇滚火了。1980年代后期,“黑豹、唐朝、呼吸、状态”等众多摇滚乐队进入了公众的视线,摇滚成为了时代精神的代言,成为了那一代年轻人的精神图腾。
我们为大家选取第三首歌,是窦唯主唱时期黑豹乐队的代表作品《Don’t break my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