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格莱美、 执行过百老汇音乐剧的他,为何不怕音乐沦为快消品?

时间:2019-03-24 01:42:59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177 次

引进格莱美、 执行过百老汇音乐剧的他,为何不怕音乐沦为快消品?

雪莉/东方网-品途商业评论2018-08-07 13:21:24

分享:

请注意:本文为编辑制作专题转载的资讯,页面显示的时间仅为生成静态页面时间而非具体内容事件发生的时间,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撰文丨沈 多

编辑丨美 圻

文娱价值官解读:

随着数字音乐时代的到来,版权的规范化和用户付费意愿的提升,萧条已久的音乐产业开始有了复苏的迹象。产业链各个环节均获得了资本的青睐与介入,苹果收购Beats、阿里巴巴收购虾米,Spotify积极推动上市、QQ酷狗酷我合并……各大音乐服务商的合纵连横,为数字音乐版权从独家走向转授权的共享新形式奠定基础。而随着音乐与消费升级、影视、旅游、直播、电商等领域的跨界融合,这个千亿规模的大市场正在被开掘。

在此背景下,我们专访到华人音乐世界CEO霍绍文,这位毕业于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的马来西亚人,在华语乐坛有着超过30年的从业史。曾担任台湾环球音乐版权总经理兼亚洲区音乐总监;香港华纳音乐版权亚太区总经理以及橙天娱乐国际集团副总裁;中国北京合纵星光CEO;北京腾踔万象文化有限公司CEO。参与过无数顶尖华语歌手艺人的音乐专辑制作,管理及执行过美金 300 万投资的中国百老汇音乐剧“爱上邓丽君”并在中国和香港巡演超过百场……

而当下,他所创立的华人音乐世界,是一个引进包括格莱美品牌在内的国际娱乐IP和自创IP品牌的综合娱乐文化公司,霍绍文希望借由这些品牌,以多样化的尝试带给观众不一样的体验,在音乐产业的风口已形成之机,占领赛道,为下一段长跑做好充足的准备。

音乐变快销品,再难造经典

文娱价值官:您以前是专业的音乐人,后来怎么会变成商业操盘手?

霍绍文:我以前是音乐老师,一开始我是比较倾向做一个音乐人,在入行时是主攻创作,也兼编曲、录音、制作等等,后来是因为认识很多港澳的制作人,他们找我帮忙安排在新马的录制工作,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他们对歌曲版权有很大的需求,从此开始了我的音乐版权的生涯,陆续签了有140多位创作人,新马港台都有,推了很多歌给港台的一线艺人,包括张学友、郑中基、刘德华等等,他们都选唱了很多我作者的歌。我也是第一个利用MP3技术取代录CD来推歌的音乐人,我当时身在新加坡就用那种线上方式来推歌,并成功卖了很多歌给几家国际唱片公司的艺人,环球音乐台湾也邀请我作为他们的版权经理,那时才真正从一位音乐人进入到音乐市场的圈子。

文娱价值官:您在音乐行业从业多年,算是经历了这个产业从繁荣到萧条到复苏的整个过程了吧?

霍绍文:是的,今年是我从业的第30年,这其间我在六个不同的华人地区工作和生活过,确实有很多感触。音乐这个市场经历过不同的几个阶段,载体的影响是最巨大的,以前我们是用卡带CD来销售,但是从互联网进来之后,大家已慢慢减少使用实体,都是线上来销售或听歌,音乐渐渐变成一个虚拟的快销品。以前的载体因为是实体,收益是可控的。从1980到2000年,实体销售慢慢的在减少,比如张惠妹的一个专辑从卖80万张,慢慢减到50、30,甚至到了10万张以下。而数字音乐,反而逐渐的从很少的百分比,慢慢增加到反超越实体了。

文娱价值官:那在这个变化过程中,您感受最深的是?

霍绍文:音乐变成了一个快销品,也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分众的存在。以前听歌的渠道是有限的,唱片公司利用电台、电视台做推广,一个时期就只有那一些歌可以听,而一张CD又是可以一遍遍反复听的,会让你觉得很珍惜。但现在听音乐,同个时期利用互联网,你可以接触到几千几万首歌曲,你根本无从选择,所以现在的歌很少是一首歌一炮而红,或者是可以听很久的。比如说李宗盛的一首歌到现在还能流行着,但现在的歌你记得的有哪一些呢?是听歌的整个环境改变了听歌的习惯,速度太快,留不住那些好歌。

格莱美音乐节品牌合作启动仪式

以格莱美的品牌影响力,去做延伸的周品产品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