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号子:大集体时代“流行歌曲”

时间:2019-04-09 15:12:53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196 次

“哼呀哎呀来/做忙号子哼哪/哼呀哎呀来/做忙号子哼哪……”唱起这首“做忙号子”,59岁的郭士芳称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年代”。“没进过一天学堂”的她,能一字不漏、一音不差地唱出100多首“劳动号子”和民间小调,由此成为了大仪“劳动号子”非物质文化(市级)的传承人。

有什么样的劳动,才有什么样的号子

“有什么样的劳动,才有什么样的劳动号子。”郭士芳介绍说,大仪的劳动号子主要有“秧号子”(夏季栽秧季节,农村妇女拔秧或栽秧时演唱)、“抬草号子”(秋季收获稻谷季节,农民将揭场的一堆堆稻草,用草杠两人一组抬向空隙场地时演唱)和“打硪号子”(冬季农村兴修水利期间,用硪夯实堤坝时演唱)三类,每类号子各有多首歌曲。

不同种类的号子,歌唱的形式不同。比如,秧号子,一人领唱,其余人伴唱,领唱的内容可以为简单随意的七字句。抬草号子,两人抬草时,为求默契,唱劳动号子一人一句,没有具体的歌词,只有“吆号的来”“吆号的来哟”等。打硪号子,硪有大小两种,大的用石磙改装,八人一组,一人领唱,其余人伴唱,唱词可以是即兴编的七字句,伴唱人无词;小硪四人一组,一人领唱其余人伴唱,如领唱“小小石硪拎起来”,伴唱:“哼哟来号哉”

说着说着,郭士芳唱起了父亲在修建万福闸时所唱的打硪号子(郭士芳领唱,她的老伴伴唱)

领:小小的石硪拎起来

伴:哼吆来号哉,喂又喂来号,吆号来,哼吆来号哉

领:兴修水利为下代

伴:哼吆来号哉,喂又喂来号,吆号来,哼吆来号哉

郭士芳说,领唱号子是一门学问,如果喊得好,带动众人的情绪,能提高工作效率。有时喊得不好,在打硪的时候,会用力不齐,“手上磨出血泡不说,效率还慢。”

大集体时代的“流行歌曲”

《辞海》中有关劳动号子的解释是,在漫长的手工业时代,各种劳动号子都以自己特有的节奏、音调、句法协调集体的劳动动作,并起着消除疲劳、鼓舞意志的作用。早在原始时代,劳动号子就已产生。

郭士芳小时姊妹多,没有机会上学,斗大的字识不了一箩筐,而她的记忆里却有100多首劳动号子和民间小调,这都是“老一辈人传下来的”。

郭士芳说,劳动号子最流行的时候,是在大集体劳动时代,她正是大仪两个生产队的领号人。

那时候,没有机械设备,田间的劳力活大都是由人工来完成的。“农忙时节要忙到深夜,人又困又累,这时,有人带头喊一下号子,其他人跟着喊起来,特别振奋人心。”

上舞台,为劳动号子“去黄”

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后期,随着土地承包责任制的兴起,以及生产技术的提升,靠人力劳动进行的大规模生产活动逐渐减少,劳动号子也渐渐退出人们的生产生活。

“30年前曾在大会上唱过,以后直到五六年前,有文化局的人找上门来,要我们唱,这才又有机会唱起来。”

大仪的“劳动号子”,如今已成功申请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此,大仪还组建了一支专门歌唱劳动号子的队伍,郭士芳当仁不让又成了领号人。

郭士芳说,有些劳动号子带有“黄色词语”在里面,不适宜传播,她和老伴还专程改歌词,为劳动号子“去黄”。

“现在队伍里虽然有年轻人跟着我们唱,但她们唱,和我们那时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几天前,她们的队伍去某地参加演出,郭士芳生病没能参加,队伍没有了领号人,三个节目只演了两个。这让郭士芳有点失落,“年轻人没有体验过那时的劳动,所以难以唱出真切的感受。” 记者 向家富

新闻附件

劳动号子两首

秧号子(黄黄子)

领:种田的谷雨忙起来,说有说得好的。

伴:说你什东哉。

领:她呀说的,小小那个芒种把秧栽,依呀吆拗号子秧号哉。

伴:哎。

领:黄黄子。

伴:哎。

领:依呀那个小妹妹,哪家是你哥哥的。

抬草号子

哼呀来号,喂咿喂来号,吆号的来,哼呀来号,

吆号哩,喂咿喂来号,哼呀来号,喂咿喂来号,

吆号哩嘘,喂咿喂来号,哼嗯呀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