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影人威尼斯逆袭 亚洲艺术电影版图发生变化

时间:2019-04-16 18:14:49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200 次

菲律宾影人威尼斯逆袭 亚洲艺术电影版图发生变化

 
中国观众可能更好奇评委会怎会将金狮大奖颁给菲律宾电影  


第73届威尼斯电影节落幕。除了最佳导演“双黄蛋”引发一时唏声,各奖项波澜不惊,且包括王兵《苦钱》在内的大多数影片难以在中国院线上映,只有铁杆影迷能绞尽脑汁通过各种路径一一领略。金狮影片《离开的女人》讲述一位含冤入狱30载的女人重获自由后策划报复的故事。当然,菲律宾电影在当下难以提起中国观众的兴致,相对菲律宾电影的陌生,中国观众可能更好奇评委会怎会将金狮大奖颁给这么一部226分钟的长片?


其实,长片入围A类电影节早有先例,历史上角逐金熊、金棕榈和金狮奖的最长影片,一度是葡萄牙人艾尔·德·奥利维拉1985年作品《缎子鞋》,长达410分钟,而这一纪录刚在今年柏林电影节被拉夫。达兹另一部耗时485分钟的《悲伤秘密的摇篮曲》刷新。


我们习惯的电影时长是90分钟左右,然而在艺术片、纪录片或实验电影领域,片长根本不是事儿。曾进故宫拍摄《末代皇帝》的贝托鲁奇另一部代表作《1900》,就长达318分钟。而此次获奖的王兵也曾有过一部长达551分钟的纪录电影,一度位列世界片长史第六。


有趣的是,1968年伦敦艺术实验室曾上映过一部片长48小时的电影,片名就叫《世界上最长最没意义的电影》,而这一纪录在1987年被美国人长达87小时的《治疗失眠》所打破。这还没完,今年4月,一条长达7小时20分钟的电影预告片在瑞典问世,据说正片长达720小时,将于2020年上映,看一场耗时30天的电影,相信那是真爱了。


《离开的女人》以1997年为背景,时值亚洲金融危机,菲律宾社会动乱,导演用一个个定格镜头对菲律宾底层人做了详尽而真实的刻画。从主题立意看,影片立足小人物的苦难,内观菲律宾社会现实暗面。此前拉夫·达兹凭另一部长片《悲伤秘密的摇篮曲》年初斩获柏林银熊奖,以及年中《罗莎妈妈》女主角贾克琳·乔斯问鼎戛纳影后,一年内菲律宾人在三大电影节均有斩获。


这也不是菲律宾人首次问鼎最佳影片,早在2008年,拉夫·达兹就曾凭借《忧郁症》获得过第65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影片,而《罗莎妈妈》导演布里兰特·曼多萨2012年也曾凭《基瑞纳》获得过戛纳最佳导演荣誉。


相比之下,中、日、韩三个传统电影强国今年在几大电影节上身影寥寥,除了杨超《长江图》指染柏林摄影银熊,朴赞郁《小姐》入选戛纳,以及王兵此番斩获,可谓是碌碌无为。


亚洲传统电影大国集体哑火,而名不见经传的菲律宾影人的突然井喷,这绝不仅只是个巧合,某种程度上,这也意味着亚洲艺术电影版图的微妙变化。商业电影有时可与国力成正比,但艺术电影则不分国家大小,电影艺术作为当代社会的软实力,断不可因为商业电影的短视而丧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