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罗默,逡巡在真实的经济世界

时间:2019-09-21 05:56:32 | 作者:娱乐前沿网 | 点击: 175 次

如果我必须在背叛科学和背叛朋友间做出一个选择,我希望我有勇气背叛我的朋友。

——保罗-罗默

电话铃声第三次响起的时候,纽约大学教授保罗·罗默终于接了起来。这发生在2018年10月8日清晨,电话来自瑞典皇家科学院秘书长,对方在电话里告知:因您将技术创新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获得了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罗默直言:“前两次电话我都没接,还以为是骚扰电话呢,我压根没想到自己能获奖。”于是,全球观看此次诺贝尔经济学奖公布直播的观众都知道了罗默两次拒接瑞典皇家科学院的电话。

罗默从来都是这样坦诚。他曾严肃地批评学术界闭门造车、滥用数学等问题;他厌弃和真实世界脱节的理论;他关心实际问题,甚至离开学术圈自己创业……顶着一些人“你别兴风作浪”的劝诫,罗默不为所动,他在真实的世界里,像个战士一样逡巡,和虚伪、无用的事物展开搏斗。他说:“如果我必须在背叛科学和背叛朋友间做出一个选择,我希望我有勇气背叛我的朋友。”

走进真实的经济世界

罗默在学术界曾“消失”过一段时间。

1980年,25岁的罗默回到本科母校芝加哥大学,继续修读博士学位。这一年,他确定了自己论文的研究方向:要从边际成本降低开始,建立一个经济增长的新模型。

三年后,罗默发表博士论文《动态竞争分析中的外部性和收益递增》,被认为是新增长理论的代表作。1986年,以这篇博士论文为基础,罗默在顶尖的经济学刊物《政治经济学杂志》上发表了《规模报酬递增与长期增长》一文,内生经济增长模型被正式提出。一些人很快认识到了这一模型的价值,并加入到他的阵营当中来。他们试图从各个角度去对增长的动力给出“内生化”的解释。尽管这些人的工作各有侧重,但由于其“内生化”增长动力的共同特点,人们通常把他们的理论统称为内生增长理论。

罗默奠定了自己在学术界的地位。

之后,他发表了一些对于宏观经济学的批判文章。尤其严厉批评了绝大多数宏观经济学家忙于闭门造车,做很多无用的模型。这些言论导致他被很多主流经济学家和大学经济系疏远。

也是在这之后的几年间,当人们想找到罗默的最新研究成果时,却发现罗默似乎在学术界“消失”了。原来,罗默是身体力行,离开学术圈创业去了。

2001年,罗默创办了网上教育公司 Aplia。这家公司把教科书电子化,让教授和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进行问题解答来实现教学。公司创立几年后,实现了大约每年4百万个教科书和学生的习题库。罗默本可以做一名优秀的企业家,但在2007年,他却将公司卖了。目前,该公司仍然是在线教学领域的先锋。

接着,罗默又投身“宪章城市”工程,即说服发展中国家拿出一些地区,建立“宪章城市”,交给发达国家管理。罗默认为:通过较优的秩序与机构,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也能走上更佳的发展路径。但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这一议案被搁置,罗默退出。

无论是下海经商,抑或是推动宪章城市工程,都是罗默将经济研究投入真实世界的实验。在罗默的教学中,他也经常提醒学生回到现实世界中,去看看是否接触到了事物的本质。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评价他,“太多人鼓吹‘真实世界的经济学了’,但真正能像罗默那样,对真实世界进行深入思考的人,其实还很少。”

怒怼数学滥用

2015年,罗默又一次在学术界引起轰动。不过这次,不是因为新理论,也不是因为投入新领域,而是因为他写了一篇《数学在增长理论中的滥用》(Mathiness in the Theory of Economic Growth),严肃地批评了经济增长理论领域对数学的滥用。

在这篇论文中,罗默提出,数学的滥用导致人们不重视紧密的逻辑演绎,并造成逻辑滑坡。他告诫道,如果这种不严谨甚至是学术不端持续下去,数学模型将丧失阐释力与描述力。而罗默判断一个数学模型是否有效的方式则是看模型是否与真实世界的规律是否相符。

在绝大多数经济学者都会通过建立数学模型以解释和预测经济情况的时代,罗默关于数学滥用的言论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更让罗默站在风口浪尖上的是,在文中,罗默指名道姓地把好多位大师作为数学滥用的典型来加以批判,其中不仅包括诺奖得主普雷斯科特(Edward Prescott),甚至还包括自己的博士论文导师、宏观经济大师卢卡斯。

这还只是开始,从那之后,罗默由外向内观察,对主流宏观经济学提出了一系列言辞辛辣、直触痛点的批评。